中华龙

王军馆长与来参观三五将军文化博物馆的外国留学生合影

首届三五将军文化月共和国将军林开园将帅后代合影

2006年5月5日在三五文化中心有幸和毛泽东主席嫡孙毛新宇博士和六位共和国将军合影

纪念援老抗美五十年,援老抗美老兵为共和国开国将帅林和援老抗美群英谱敬献花篮

2018年“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群体)颁奖典礼在哈尔滨电视台举行

王军荣获2018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奖

开国将帅林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兵天地 > 三五文化网 | 信仰的波光:一名百岁老兵的幸福家庭

三五文化网 | 信仰的波光:一名百岁老兵的幸福家庭

2021年08月02日 06:45:22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访问量:1283 作者:袁 帅

时间的长河 信仰的波光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袁 帅

抗战时期,耿相柏(左)与战友的合影。

耿相柏正在阅读《解放军报》。

过完101岁生日,耿相柏觉得时间越来越慢了。

3年前,因为类风湿的困扰,耿老不得不依靠助行器行走。虽然头发斑白、行动不便,她依然保持着一名老兵的“倔强”——清晨6:15,轻轻把发卡别在头上,把被子叠成“豆腐块”,然后下楼到小院里走一走。

7月,干休所的槐树长得正好,绿色的叶片随风飞舞,似乎在低吟一首舒缓的老歌。

槐树下,重孙女媛媛偶尔会听到太奶奶讲当年的故事。那些出现在历史书和电影里的情节,在耿相柏的讲述中变得生动而真实。

媛媛并不知道,太奶奶稀松平常的讲述背后,隐藏着一段不能忘却的革命岁月——

80多年前,19岁的耿相柏在晋察冀根据地参加了八路军。此后,她辗转多地,干过被服厂,办过托儿所,在丛林里躲过日本侵略者的扫荡。后来,她又和战友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耿老告诉记者,年轻时,她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抗战时期,前方打仗,军装不够穿,她带着被服厂的女工们整宿缝制新军装;抗美援朝,从战场回国后,她留守大后方,照看将士们的子女,白天上课,晚上忙活孩子们的吃穿用度……

“打仗那会儿,我们根本不知道明天要去向哪里,会有什么样的危险。”耿相柏说,“能做的事,就是跟着部队走。”

跟着走,是她毅然决然的坚定选择,更是这位百岁老兵一生践行的承诺。

跟着走,是我们无往不胜的力量之源,更是人民军队对党的永恒信仰。

回顾人民军队94年的浴血奋战,这个信仰在时代更迭、岁月流转间愈发闪光——

长征时,平均每300米就有一名红一方面军的战士倒下;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伤亡60多万人;抗美援朝战争中,19.7万多志愿军官兵英勇牺牲……

新时代强军征程上,我们身边依然有这样一群人,令人仰望、催人奋进——

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张超,用年轻的生命把对党的忠诚写在海天之间;维和士兵申亮亮、李磊、杨树朋,用鲜血捍卫了国旗军旗的荣誉;抗洪勇士刘景泰,为了人民的利益战斗到最后一刻……

他们身上,传承着共产党人的红色基因,蕴涵着革命军人共同的胜战密码:为崇高信仰奋不顾身。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更是人民军队的精神支柱。

建党百年之际,有着81年党龄的耿老收到了“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她的三个儿子、两个儿媳也收到了纪念章。

凝视这个红色家庭,一组数字让人动容:三代党员,6枚“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10余人入伍参军……

虽身处不同时代,工作在不同岗位,耿老一家却始终昂扬着革命的乐观主义,始终充盈着向前的奋进力量。

信仰的波光,闪烁在时间的长河。家国、信仰、选择,这些名词在这个平凡却又幸福的家庭中反复萦绕,最终汇聚成一首属于中国军人的赞歌。

这6枚纪念章里,记录了我们这支军队的成长轨迹,更蕴藏着一个革命家庭在壮阔岁月中闪耀的幸福与荣光。

再过一个月,耿相柏老人即将迎来自己的102岁生日。百岁很长,长到染白发梢;百年很短,对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支军队来说,正是风华正茂。

今年“八一”前夕,记者在山东省军区第一退休干部休养所采访耿相柏老人,走进这名百岁老兵的精神世界。

一名百岁老兵的幸福家庭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袁 帅 记者 薛 敏 通讯员 林 琳 黄旭军

百岁老兵耿相柏(前排居中)和她的家人们。 解放军报记者 薛 敏摄

关键词 本色

在这个家庭里,节俭是看得见的传家宝

泉城济南,夏日气息渐浓。

干休所内,葱郁的绿色向阳生长,池塘里荷花盛开,洋溢着火热和茁壮。

第一次见到耿相柏老人,她正坐在沙发上读报。虽然早已退休,年过百岁的耿老依旧关心国家大事。

老人面色红润,穿一件碎花衬衣。得知记者来采访,她专门让小女儿取出珍藏的毛主席像章,佩戴在胸前。红色像章上,“为人民服务”5个大字闪着金光。

二儿媳杨文告诉记者,这件衬衫是老人最喜欢的衣服,“是40多年前买的,平时舍不得穿。”

耿老家里布置得极其简单:餐桌已擦得斑驳“包浆”,那是60年前长子况东海参军时购置的;舀米用的瓢,年代更为久远,木柄已经快磨秃;除了一组沙发和电视是儿孙们近年执意添置的家具,其他物品都陪伴这个家庭度过了漫长岁月。

“我们的日子是过好了,但还有很多人不富裕。”耿老说,“这些已经够用了。”

多年来,耿老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生活习惯:在这个家里,洗完衣服的水一定要留下拖地,然后再冲厕所;一张餐巾纸,也要扯成两半来用;桌上喝水的杯子,记不清是哪年用过的罐头瓶……

见记者已经热得满头大汗,况东海打开了客厅里那台表面泛黄的立式空调。“平时天再热,老太太都是给我们一人发一个蒲扇,有客人来了才能开空调。”他解释说。

客厅正中间,悬挂着一面厚重的牌匾,上面写着“共和国将军之家”。耿老的丈夫况开田是位老红军,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立下赫赫功勋,是长征路上的“管钱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杨文回忆:“公公还在世时,永远穿着一件汗衫,家里人说他‘后背多大,补丁就有多大’。床单中间磨破了,他把好的两边对接上,缝起来接着用。”说到动情处,她眼睛里闪着泪花。

杨文退休前是一名军医。嫁到这个家几十年,她一边忙着医院工作,一边尽心孝敬二老。在她印象中,历经烽火硝烟和艰苦岁月洗礼的公婆,“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风骨。”

这种风骨,正是共产党人不变的本色,也是这个革命家庭的传统与家风。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风的“家”,既是家庭的“家”,也是国家的“家”。那些与岁月一起斑驳的物件,承载着一个革命家庭的红色基因,彰显着共产党人的本色初心。

家里第三代孩子中,况赖哿从小跟着奶奶长大,受她教育影响最深。小时候,他在食堂吃饭,饭盒里不能剩一粒米、一口菜,不然回去就得“挨揍”。后来,况赖哿当了十几年兵,如今已转业成为一名特警。“不能忘了艰苦朴素的作风。奶奶的教诲一直在我心里。”他说。

家中第四代孩子媛媛曾问父亲况赖哿:“太爷爷和太奶奶都是老革命,咱家里有没有什么传家宝?”况赖哿笑着答:“在我们这个家里,节俭就是看得见的传家宝。”

关键词 信仰

不管多么难,都要跟着共产党走

百岁之后,“我想不起来了”渐渐成为耿老的口头禅。

年轻时最爱唱的歌曲、最喜欢的电影,已经随着岁月逐渐模糊,但参军入党的那段记忆,在她脑海中始终鲜明。

耿相柏1920年出生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贫农家庭。抗战时期,晋察冀军区各村镇成立“妇女救国会”,为八路军准备军鞋、军粮等物资,照顾伤病员。因为作风干练,耿相柏很快成为妇救会青年队的队长。

1939年秋天,耿相柏接到了一封信。信是早几年就加入共产党的嫂子写来的,邀请她参加八路军。

这位从未出过远门的19岁女孩,就这样毅然决定离家去寻找部队。她拿着一张乡公所开出的证明,从阜平县老家出发,根据信里写的地址边走边问,终于在5天后找到了晋察冀军区机关。

很快,耿相柏穿上军装,成为被服厂女工队的新兵班长。那时候,敌后根据地的条件十分艰苦,给战友们制作军服,全靠手工。“我一天能缝三条裤子。”耿老边说边用手比画着。

一次,前方战事突然吃紧,部队马上要前出作战。

厂房前的操场上,即将出征的八路军官兵大声唱着军歌;厂房里,耿相柏带着女工连夜赶制军服。

月色清朗,军歌嘹亮,年轻战士们迸发出的精力和热情,深深感染着耿相柏。正是在这一刻,她下定决心:不管未来多么难,都要跟着共产党走。

因为工作出色,短短一年后耿相柏就成为被服厂负责人,并光荣地加入党组织。成为负责人,她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不仅要抓生产,还要反扫荡,保障女工队的安全。

那时,每年春秋两季,日本侵略者都会到根据地抢夺粮食。耿相柏就带着女工们换上老百姓的衣服,伪装成村民,疏散隐蔽到各村。

用草木灰和泥土把脸和胳膊涂黑后,耿相柏带着队伍爬高山、下悬崖,在敌人枪口下躲过一次次扫荡。

“最长的一次在山上躲了6天,带的干粮都没了,只能从山上摘老乡的南瓜吃。老乡也不知道躲到哪了,我们就把钱压到石头下面。”耿相柏说,“‘不能占老百姓的便宜’是军令。”

其实,耿相柏很少跟儿孙们提起自己当年参加革命的事。“我没什么了不起的,也没上一线作战。”她觉得,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友们更值得被纪念。

战争,让懵懂的少女成长为坚定的战士,也为她带来了革命的爱情。正是在战争中,耿相柏与丈夫况开田从相识走向相知,从相知走向相爱。

硝烟中的爱情没有风花雪月,却充满着革命的浪漫主义——结婚之前,俩人只单独接触过两次。一次是百团大战结束后,况开田获得上级嘉奖,他把奖品都拎去送给了耿相柏,算是隐晦的表白;后来,一次耿相柏生病,况开田专门去探望。

结婚那天,部队为他们办了一桌酒席。“还特地分给我们一扇猪肉呢。”耿老回忆说,在当时这可算是“奢侈”的事了。

从抗战时期到解放战争,夫妻俩聚少离多。耿相柏真正和家人生活在一起还是抗美援朝结束后。在相互扶持的岁月中,她和况开田共同养育了四儿一女。

后来,孩子们纷纷长大,也都参军入伍。最小的女儿耿岩,随了母亲的姓。

耿岩后来也当了兵。她入伍后第一次回家探亲,母亲专门让全家换上军装,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全家福。

这些年,耿相柏收到了组织颁发的多枚纪念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这些纪念章里,凝结了耿相柏的革命岁月,见证了她的青春芳华。

关键词 幸福

能再为组织、为人民做点贡献,是最幸福的事

出发采访前,记者查询到关于耿相柏的最早报道,刊登于1956年10月27日的《解放军报》。几经周折,记者找到那份报纸的复印件。

耿老眯起眼睛,拿起这张报纸,举着放大镜看了又看:“那一年,我作为志愿军家属代表,参加朝鲜驻华大使馆举办的慰问演出,还上台发了言呢。”

耿老告诉记者,当年新中国刚开始建设,部队又出国打仗,工作十分繁忙。从朝鲜战场回国后,她调到后方,负责创建托儿所,照顾志愿军将士的子女。

“那时候日子很苦,经常吃不饱饭。”耿老说,“但再难,我们也想尽办法,有什么东西都先紧着托儿所的孩子们。”

大儿子况东海出生于1944年,二儿子况南山是解放战争时出生的。两个孩子在几乎没有父母陪伴的状态下度过了孩提岁月。

“我第一次对父亲有印象,是朝鲜战争结束后,他到托儿所看我们。”况东海说,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父亲穿着旧军装,光头,面庞黢黑,两颗门牙在朝鲜冻掉了。

“老师让我们喊爸爸,我跟弟弟都吓哭了。父亲给了我们一人一个苹果,拍了拍我们的头。”况东海回忆,父母此后辗转多地任职,一直到父亲调任济南,一家人才算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团聚。

这些年,退休后的况东海每天陪伴着母亲看报、散步,想多尽尽孝心。母亲也始终把他当成孩子,操心他衣服穿得怎么样,饭菜吃得好不好。

“到了古稀之年,还能喊声妈,还有人管着自己,天下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吗?”况东海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这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幸福不只是传统家庭概念中的“天伦之乐”,更是红色血脉的代代延续,是精神信仰的薪火相传。

“你们年轻人要争取早些入党,早些为人民服务。”耿老这样叮嘱才14岁的重孙女媛媛。

80多年前,19岁的耿相柏离开老家河北阜平参加革命,之后很少再回故乡。

阜平是革命老区。抗战时期,阜平不足9万人口,却养活了9万多人的抗日部队。

阜平曾是贫困县。直到十几年前,全县仍有近一半人没有脱贫。前些年,耿相柏曾在电视上看见故乡的一个镜头,片中那石头垒成的旧围墙,竟还是当年自己离家时的模样。老人的心,疼啊。

习习春风,遍拂太行。2012年12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阜平。在那里,习总书记向全党全国发出了脱贫攻坚的进军令: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如滚滚春雷,若浩浩春风,在党的领导下,巍巍太行换新颜。2020年初,随着河北最后一批13个贫困县摘帽,阜平县成功脱贫。

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不变的初心,也是中国人民亲手创造的奇迹。

今年“七一”前夕,耿相柏老人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5万元的特殊党费。

山东省军区第一退休干部休养所所长张卫强告诉记者,此前汶川地震、建党95周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冠疫情……耿相柏老人都用特殊党费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感情和心意。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耿相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她说:“我已经老了,不能再为党做什么工作了。如果能再为组织、为人民做点贡献,那就是我最幸福的事。”

时间是忠实的亲历者,它见证了战火下的热血与牺牲;时间更是伟大的书写者,给予我们这个时代的和平与幸福。

这是一个人的幸福——历经战火硝烟,度过百岁的耿相柏老人如今儿孙环绕,安享晚年。

这是一个家庭的幸福——时间流转,年轻时奔赴各地建功立业的子女们,如今又回到家中,一家人终于团聚。

这是一个幸福的时代——古老的神州大地上,小康社会正全面铺开画卷。仰望苍穹,天和核心舱正带着中华民族的梦想畅然遨游。

采访结束,天色已晚。回头望去,耿老寓所里亮起灯光。我们有理由相信,千千万万个家庭会迎来更加美满幸福的明天……


作者:袁 帅  薛 敏 林 琳 黄旭军

 

编辑:张惠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框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
三五文化网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联系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马端街65号
联络QQ:1360781304 网站值班电话:1800460693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北京网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仅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22 jjwhw.30edu.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